首頁>>翻譯與傳播

葛浩文談中國作家獲諾獎

來源:譯研網 作者:時間:2013-10-15 09:46

又是一年諾獎時,被認為是莫言得獎功臣的翻譯家葛浩文昨日抵京召開了一場媒體見面會。在活動現場他提到,莫言的獲獎確實幫助中國小說開拓了一些西方市場,但是這是永久的還是暫時的很難說,“可能再過一年讀者們就會覺得,莫言是誰???他獲獎后頭三個月,他的書在西方銷售得非常好。但是到了第4個月就開始下滑。莫言有一個問題,他不會外語,無法給自己做宣傳。這樣外國出版社可能就不愿意花錢請他去做宣傳,過去很多得諾獎的人都會英語或者法語?!?

  葛浩文翻譯書選能出版的

  葛浩文的發布會是在長江文藝出版社的辦公室里舉行,一上來他就表示,自己確實翻譯了莫言的書,但是不僅僅翻譯了莫言,也很辛苦地翻譯了很多中國作家的書,比如最近在翻譯的劉震云、畢飛宇、阿來等等,希望能夠幫助中國的小說走向世界。但莫言還是記者們最關心的話題。漢學家顧彬曾經說過莫言得獎很大程度仰賴了葛浩文的翻譯和推薦,如果葛浩文推薦的是王安憶,那可能結果就會不一樣。對此葛浩文回應說“我第一次聽到他這種說法的反應就是覺得他胡扯,但是后來一想,他說的也是有道理的,諾獎評委除了馬悅然剩下的人都非得看翻譯的版本不可。但他們不一定都看的是英文版,有的是瑞典版、有的是法文版,從這點上來說,翻譯的貢獻毫無疑問,但最后還是要歸到作者本人?!?

  而選擇翻譯誰的書和不翻譯誰的書,葛浩文有一個最大的標準就是一定要在西方能找到出版方,“不能不考慮市場?!倍簳月暤摹兑粋€紅衛兵的自白》,還有一個臺灣作家以蕭紅為主題寫的長篇小說,這兩本書他寄給了好幾家出版社,都沒有人愿意在美國出版。

  中國作家再獲諾獎需時日

  葛浩文還提到,自己此行還要和賈平凹見面,探討賈平凹圖書的翻譯問題?!昂茉缰拔曳^他的《浮躁》,最近我又開始翻譯他的三本書。我覺得他的《高興》肯定在美國有讀者。賈平凹希望我先翻譯他的《廢都》,我覺得《廢都》在美國可能有讀者,《秦腔》就不好說了?!痹诿绹业饺顺霭嬉约邦A期有讀者購買自己的譯作,成為了葛浩文是否翻譯一本書的重要標準。不過也有例外,曾翻譯過《荒人手記》的葛浩文極其喜歡朱天文的最新小說《巫言》,盡管妻子反對,他還是一定要將這本書譯成英文?!拔抑烙袃杉颐绹霭嫔缭敢赓r本出這本書?!?

有記者希望他預測下一個可能得諾獎的中國作家時,葛浩文說,諾獎評委對作家的國籍、性別等諸多因素都有考慮,中國迎來下一個獲獎的作家肯定需要一些時日。

  ■ 對話葛浩文

  申請中國翻譯資助太麻煩

  Q:怎樣去選擇一本作品是不是要去翻譯?

  A:第一是我們自己一定要看得下去;第二要看它的來源。能看,能出,就可以了。但也不能不考慮讀者和市場。

  Q:聽說中國對對外出版是有資助的,你覺得有用嗎?

  A:現在申請要提交好多東西,比如在國外預期能賣多少本,太麻煩了。如果不太麻煩,美國年輕的翻譯應該很愿意翻。

  Q:國外讀者喜歡的是中國風情、人情還是哪方面?

  A:評論家喜歡看悲苦的,但讀者一般愛看的是幽默的、輕松的。我認為在美國評論家還是比較喜歡閻連科,他還是比較反面的,而劉震云是正面的。李雪蓮一直在碰釘子,依然勇往直前。

  Q:有人說你翻譯時改動很厲害?

  A:好多年前,我翻譯張潔的小說,譯好后給出版社,老板更喜歡德文版。但德文版完全是翻譯家自己寫小說了。翻譯要忠實,但忠實的是什么?莫言的《蛙》我剛翻譯完,我們討論很久是《frog》還是《frogs》,最后決定用復數。他小說里的人名都是類似王膽、王肝這種……翻譯時是用li hand,還是li shou?我最后還是用了直接的音譯,但是挪威版就是直接翻譯成器官的名字。(來源于新京報望)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夜夜穞狠狠穞_夜夜狠天天涩涩涩色_夜夜嗨AV观看_夜夜高潮夜夜添夜夜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