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書訊與書評

在批判性對話中彰顯英美聊齋學的特色與價值——評《英美聊齋學研究》

來源:譯研網 作者:時間:2020-11-02 15:46

在批判性對話中彰顯英美聊齋學的特色與價值
評《英美聊齋學研究》
□ 宋恩來(山東大學儒學高等研究院)

海外漢學,狹義而言,指的是以古代中國為研究對象,對中國文學、哲學、歷史、語言等開展的相關研究。就中國文學而言,早于明清之際的來華傳教士,如羅明堅、利瑪竇等便對《詩經》開展了譯介;而后法國傳教士陸續來華,又相繼將小說和戲曲納入了譯介和研究的視野,如由法國傳教士殷弘緒所譯之《今古奇觀》中的幾則短篇、馬若瑟譯出的《趙氏孤兒》,此外還有威爾金森的《好逑傳》(1761年英文,也稱帕西本) 等,逐步引發了西方知識界的關注。
進入19世紀,特別是鴉片戰爭之后,隨著不平等條約的簽訂,西方人紛紛來華,對中國社會的認知需求日益強烈。小說,這一反映廣闊社會生活的文類,開始大量進入漢學家的視野。作為展現中國社會生活百科全書式的一部杰作,《聊齋志異》 很可能不晚于19世紀30年代,便以單篇譯文的形式被轉譯為了英文。從19 世紀40年代直至21世紀,英語世界對這部小說的興趣與日俱增,由此也累積了大量的紙質文獻,乃至圖像資料。
20世紀80年代以降,特別是隨著中國文化“走出去”戰略的實施,中國學術界對海外漢學開展了近乎全方位的研究,這其中便包括對中國文學經典海外譯介與傳播的研究。但由于外語學科知識背景和研究習慣的問題,關于典籍外譯的相關著述,大多停留于對翻譯技巧與翻譯策略的討論上。鋪陳大量的漢學翻譯語料,卻缺少對漢學譯作背后思想內涵的挖掘,更遑論與國內相關研究開展批評性對話;另一方面,國內的相關研究者因不通外語,對海外漢學界的譯介和研究成果,往往只能“望洋興嘆”,難以吸收和借鑒。
故而如何擺脫“兩張皮”的 研究狀態,構架起一座溝通的津梁,促進二者間的互通、互識與互補,成為當前一項重要的學術任務。而近期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推出的 《英美聊齋學研究》一書,便嘗試在批判性對話中實現海外漢學界與國內聊齋研究的溝通,進而構建中外聊齋學研究的學術共同體。

呈現出與以往相關研究迥然不同的特色

全書除引言、結語與附錄外,共分為五章。以問題意識為紐結點,對近二百年來英美漢學界對 《聊齋志異》 的譯介、評論、研究、傳播與接受,進行了系統的考證與論述,呈現出與以往相關研究迥然不同的特色。
首先,力避西方理論的簡單套用,而是讓理論潛隱于文本分析之中。面對浩如煙海的西方翻譯理論和文藝理論,本書并沒有簡單援用,而是充分考量各漢學譯文與譯本的內在肌理,以及外部的譯者身份、西方文化思潮與中西跨文化語境,擇選典型譯例歸納特色,使得對漢學翻譯的探討能夠切中要害,讓人讀來頗有耳目一新之感。
比如在西方消費文化語境中探查英國漢學家閔福德聊齋譯本的獨特性,歸納出通俗性、幽默化、獵奇性與欲望化四個譯介特色。難能可貴的是,這些結論的得出,完全是基于對翻譯文本的精心細讀,絕非空穴來風。閔福德曾有一篇文章專門談及翻譯與“奇趣漢學”等話題,提倡要“游戲地學術”,將中國文學的樂趣分享給西方讀者,這在某種程度上也印證了本書的觀點。
又如本書對華裔漢學家鄺如絲與張心滄譯作的解讀,暗合了流散理論,顯示著華裔學者的故國情懷。英國華裔漢學家張心滄的譯介,在對聊齋篇目以及故事的處理上,高度忠實于原文,并且忠實地向西方讀者介紹魯迅等中國學者的聊齋研究成果,其近乎原生態的對外譯介方式,有利地推動了《聊齋志異》和中國學術的外傳。而考慮到澳大利亞華裔漢學家鄺如絲“女性與戲劇表演者”的獨特身份,本書充分挖掘出其終身獨居的身份特征與譯本選篇、譯文處理等方面的關聯性,也做出了讓人耳目一新的分析。比如鄺如絲譯本選擇傳達閨怨題材的《鳳陽士人》、關于愛情題材的典型故事《小謝》與《阿繡》等;而且鄺如絲對它們的處理,也是盡顯女性意識。如將原故事標題《恒娘》改譯為“Heng Niang’s Advice to Neglected Wife”, 即《恒娘給一個被冷落的妻子的建議》;另鄺如絲在處理聊齋中的愛欲書寫時,也盡可能展現女性的參與與體驗,如《畫壁》中朱孝廉與仙女歡合,“遽擁之亦不甚拒,遂與狎好”,鄺如絲的翻譯不同于翟理斯的“拜天地”,也不同于閔福德“make love to her”的直白,而是譯作“Their hearts leapt to ecstasy”。而鄺如絲在翻譯《孫必振》與《錢流》等篇幅短小的志怪故事時,則由于戲劇表演者的職業習慣和長期浸淫于西方戲劇,而偏重于亞里士多德《詩學》 中所強調的“情節”元素,通過設置“選項”和調整順序的手法,進一步豐富了兩則志怪故事的情節。

理論的潛隱并非拒絕理論,而是依據研究對象的特點,綜合運用,乃至“化用”翻譯理論與文學理論,嘗試從某些特定翻文本中抽繹出某些關于典籍外譯的研究方法和理論思考,更好地發明其譯介特色。 


嘗試溝通海內外的聊齋研究

雖然本書對翻譯文本的研究,已然突破了單純論討翻譯技巧與翻譯策略的層面,深入到了譯本生成的外部指令與文化根柢;然而更值得一提的是,本書并沒有僅僅局限于對翻譯的關注,而是拈出若干的問題,以英美聊齋學為中介,溝通海外的聊齋研究與國內的聊齋研究,顯示出海外漢學研究的獨特之處和價值所在。
比如,對于國內研究中“王漁洋千金市書說”這一存在重大爭議的問題,本書借助于19世紀英國外交官漢學家梅輝立的一篇英文論文,從文藝心理學的角度,綜合考量后人對“市書說”的不同認識,以及后世對王漁洋詩作的批評,提出了一種新的看法,即“王漁洋并未市書,而是以重金博得蒲松齡默許,繼而添加評語與后,將自己的名字與聊齋連在一起,從而留名于后世”。此外,本書還推演漢學家的成果,發掘聊齋故事的本事、揭示聊齋故事潛隱的敘事結構。

可以說,這顯示出本書的重要研究思路和方法,即嘗試將漢學與國學作為一個整體加以觀照,并開展雙向的闡釋。一方面,用漢學的成果澄清與辨明國學研究中的問題;另一方面,也以國學研究的成果,批判性地與漢學展開對話。比如,在漢學家評論和譯介聊齋時,對于聊齋中的愛欲書寫,時有一種過度渲染的傾向。對此,該書翻出歷代聊齋評論中的道德教化說,予以糾偏。而對于漢學家在聊齋典故方面的知識盲點,則舉出例證,一一訂誤;進而發現西方漢學家對《聊齋志異》和其他中國典籍的研究和評論,首先離不開外文譯本;而對中國典籍的迻譯,又離不開精良的中文評注本,比如翟理斯譯本之于但明倫的《聊齋志異新評》本、閔福德與宋賢德的譯本之于朱其鎧的《全本新注聊齋志異》。由此也說明,漢學與國學,事實上是緊密相關聯的一體兩面。


豐富了 《聊齋志異》 海外傳播的研究路徑和研究思路

上述研究主要圍繞《聊齋志異》在英美的紙質文本傳播,這也是目前國內大多海外漢學研究著述所常有的內容。但本書卻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拓展了研究的內容,將目光投諸《聊齋志異》在英語世界的圖像傳播,拈出著名導演胡金銓《俠女》,以及徐克、程小東等《倩女幽魂》系列聊齋題材電影,甚至澳洲聊齋紀念幣、英美聊齋煙卡等影視和物品圖像,整理分析了大量的英文專業影評,鉤沉歷史文獻,結合接受美學、后殖民主義等相關理論闡幽發微,豐富了《聊齋志異》海外傳播的研究路徑和研究思路。
可以說,《英美聊齋學研究》整部書可歸入“總體研究”之列,圍繞 《聊齋志異》 在英美為主的英語世界的傳播與接受,進行了系統而深入的研究。但該書又絕非那種面面俱到、對資料作平面化處理的鋪陳之作,而是充滿著問題意識,在統觀性概念的輻射下,以中外對 《聊齋志異》 研究中形成的問題為出發點,從“空白處、未盡處、不明處、有疑處”入手,開展不同譯本之間、譯本與原著之間、譯本與研究之間、漢學家與中國學者之間、研究史與現實訴求之間等一系列的學術對話,以互證、互 補、互解與互識為訴求,建構出了強勁的話語對流。
該書由兩大部分構成,除前述的研究心得外,還附有研究過程中輯錄轉譯的大量一手英文資料。作者精心迻譯了海外聊齋研究的重要文獻,這些篇什均是首次以中文形式發表,或代表了海外聊齋研究的最高成就與最新動向。為此,該書一一撰寫了提要,以供中文世界的讀者閱讀與進一步研究之用。
就筆者目力學養所及,僅就該書做出上述的幾點評述。當然該書的可圈點之處,遠不止如此。除卻理性的學術思考外,本書作者對《聊齋志異》用情至深,以至于在近十年的研究中,不但苦中作樂,還曾夜夢蒲松齡。情感的投入,是該書能夠深入理解原著,進而與海外漢學界、中國聊齋研究界的各種認識與觀點開展對話的一個重要前提。由此,以《聊齋志異》為津梁,本書嘗試溝通海內外的聊齋研究,充分顯示出以英美聊齋學為代表的海外漢學所具有的獨特學術價值與現實意義。


全文終。本文原發《新華書目報》2020年6月26日。



《英美聊齋學研究》

作者:任增強

出版社: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0年1月

定價:80.00元




《英美聊齋學研究》以英美聊齋學為研究對象,采用漢學與國學雙向闡釋的研究思路,希冀促進中外聊齋學研究學術共同體的建構。一方面,由學理研判與譯本(文)本身出發,以比較文學與跨文化研究的視野,綜合考量譯介文本的移碼、譯風、意圖、性別觀、翻譯策略、注釋方式等;另一方面,延伸至聊齋相關評論、影像、圖像等此前被忽略的重要環節上。全書運用互證與對讀法,拈出若干問題,使得不同層次與區間的文本之間形成強勁的話語對流,從而形成國學與漢學批判性對話的格局。






滾動新聞/Rolling news
推薦專題/Recommend special
學者訪談/Interview    更多>>
  • 半個世紀的中國研究——訪澳大利亞漢

    馬克林(Colin Mackerras)教授是澳大利亞著名漢學家,早年畢業于墨爾本大學,后獲英國

激情综合色综合啪啪五月丁香㊣特黄做受又大又粗又长大片㊣日本教师强伦姧在线观看㊣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久